Logo

焦点速递|国内NMN监管新突破!

时间:2022-03-25 10:09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者: mr_shan 点击量: 30981

  国家监管部门指出,NMN及相关产品在我国尚未注册保健食品,NMN作为保健食品原料条件尚不成熟,需要进一步加强监测和研究。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魏笑 深圳报道 近日,国家药监局公示了NMN物质作为“化妆品”新原料备案通过的信息。业内认为,这释放出了极大政策利好信号。目前该物质能够用于化妆品,未来就很可能批准用于膳食补充剂。

  此前在2021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过《关于排查违法经营“不老药”的函》,明确限制在我国境内不可对NMN进行食品生产和经营,并对相关经营者进行了全面排查,让整个NMN赛道陷入寒冬。

  受备案消息刺激,近日“不老药”NMN概念股迎来大涨。其中,尔康制药连续两个交易日(3月18日、21日)累计涨幅逾40%。此外,众生药业、康惠制药、金达威、西王食品等也出现涨停或触及涨停。

  据公开信息介绍,NMN全称“β-烟酰胺单核苷酸”,是NAD+(辅酶I)的前体物质,后者与人体内能量代谢、糖酵解、DNA复制等活动都息息相关。因此,可以提高人体内NAD+水平的NMN,被认为是一种具有抗衰老功能的产品。

  23日,NMN资深专家、中国科学院生物与化学交叉研究中心刘南研究员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人体衰老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体内NAD+水平的下降。而NMN是NAD+最高效、最直接的合成途径。“NMN分子量较小,可以被吸收,吸收之后就能直接转化成NAD+,恢复人体内NAD+的平衡,可达到延缓衰老,甚至对抗疾病的作用。”

  另外,在安全性方面,国内外多项研究结果证明,无论是在短期毒性,还是长期慢性毒性方面,NMN均未发现相关副作用。

  NMN真能让人“返老还童”?

  23日,刘南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人体衰老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体内NAD+(nicotinamide adenine dinucleotide)水平的下降。NAD+是细胞内最重要的生理代谢物,又叫辅酶I,参与上千种生物催化反应。人体各种所需物质都需要辅酶来合成。

  刘南指出,NAD+会在自然衰老和疾病中会显著下降,这是人体自然规律。数据显示,NAD+在人体内的含量在30岁后会急速下降,如果不补充NAD+含量,30岁后人体的衰老表现也会愈加明显。因此,解决衰老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补充人体NAD+含量。

  为什么不直接补充NAD+?刘南表示,因为NAD+分子很大,没有办法直接被体内吸收,所以只能通过补充分子量较小的NAD+前体物质来实现。而在几种前体物质中,NMN是NAD+最高效、最直接的合成途径。“NMN分子量较小,可以被吸收,吸收之后就能直接转化成NAD+,恢复人体内NAD+的平衡,可达到延缓衰老,甚至对抗疾病的作用。”

  刘南分享到:“其实我们本来是想研究NAD+,因为真正改善衰老的是NAD+。我们是无意中做了一个实验,就是给两岁的小鼠喂一个月NMN,当时只是想激活NAD+;因为小鼠的寿命不到三年,两岁的小鼠等同于人类的60~70岁,已经很老了,很胖,行为迟缓,体内有类似于肿瘤或者组织增生一样,喂了一个月的NMN后,可以看到小鼠变得很苗条,很活跃,真的像年轻的时候一样,解剖之后发现它的组织很光滑,那时我们意识到了NMN的作用。”

  据了解,NMN的全称是“烟酰胺单核苷酸”,属于维生素B族衍生物范畴,主要位于细胞核、线粒体和细胞质、胎盘和血液、尿液中。它主要有两种不规则的存在形式,α和β,其中β形式是一种自然存在的生物活性核苷酸,是能够通过外界补充被人体吸收的物质。

  NMN经转移酶NMNAT催化生成NAD+,参与细胞能量生成、长寿蛋白族Sirtuins活性调节等生化反应,与免疫、代谢息息相关。它的逆衰、抗衰老的药物性作用,就是基于NAD+合成后的辅助功能。

  实际上,近年来国内外对NMN研究热情高涨。哈佛大学实验室发现给22个月大的年老小鼠该物质,可将其肌肉中的线粒体功能逆转回到6个月大时的水平,相当于把人类的从60-70岁恢复到20-30岁的水平。也正是这项研究让其有了“不老神药”的头衔。

  同样,在关于人体的临床实验中,该物质也表现出了较好的效果。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研究团队发表研究综述,表明以“沐艾茵”为代表的NMN分子补剂可改善心脏衰老带来的疾病,在延缓心脏衰老、保护心脏方面极具前景。

  2021年4月,中南大学湘雅二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刘启明博士团队在《Clinica Chimica Acta》发表综述文章。他表示补充和稳定人体内的NAD+水平是目前治疗甚至是预防心血管疾病最好的方式之一。

  值得关注的是,2021年2月,南京农业大学熊波教授研究团队在《Cell》子刊上发文证明:补充NMN通过恢复老龄动物卵母细胞中NAD+水平和线粒体功能,提高了卵子的成熟率、受精能力以及受精后的胚胎发育潜能,最终增强了动物生育力。这一研究结果为解决高龄引起的女性生殖问题提供了新的方法和思路。

  23日,熊波教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女性最佳生育年龄为30岁之前,35岁后生育能力开始迅速下降,同时伴随不孕、流产、胚胎死亡和先天性出生缺陷等发病率显著升高。作为高龄女性普遍存在的一个难以克服的问题,卵子质量低下是造成生育力丧失的主要原因,成为当今人类生殖健康面临的最大挑战。我们的研究发现补充NMN是一种潜在的有效改善卵子质量和提高生育力的方法。”

  今年1月,中国首个针对NMN/NAD+转录组的人体临床试验在上海长征医院获得伦理学审查通过并正式实施。这是中国首个在三甲医院进行的NMN人体临床试验,由上海长征医院联合中国科学院联合实施,刘南是主要组织者之一。这标志着我国针对烟酰胺单核苷酸(NMN)的研究开始进入严肃的临床循证阶段。本次实验旨在研究健康人群在服用NMN后,通过NMN-NAD+信号通路对人体转录组水平的影响,是全球范围内首次针对全新的人体衰老特征性量化生物标志物进行定量分析,意义重大。

  刘南指出,其实在全球范围内,学术界对NMN有系统研究,每年大概有1000~2000篇相关的学术文章发表,这也能说明它是有价值的。但目前我国消费者购买渠道主要是跨境电商,或微商的圈层消费,就很难让人信任。

  NMN安全性如何?

  熊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目前国外NMN产品比较多,被用作膳食补充剂,即保健品,不是药物。目前在国内外动物实验中均显示对各种组织器官有延缓衰老的作用;用作药物需要经过严格的临床实验,目前临床实验尚处于初级研究阶段,但总体来说,没有发现明显副作用。

  2021年,刘南教授课题组通过动物实验发现口服NMN的安全性较高,该研究的相关成果发布在Frontiers in Pharmacology (Front Pharmacol )杂志上。

  NMN是NAD+的关键前体代谢产物,已被证明可提高NAD+的细胞水平并改善各种与年龄有关的疾病。尽管取得了这些进展,有关NMN亚急性毒性的系统评价仍有待确定。

  该研究检查了NMN对小鼠和实验犬的亚急性毒性。研究者每天一或两次用最大剂量NMN溶液灌胃,其中小鼠连续7天,实验犬连续14天。研究观察到7天的NMN给药,在小鼠中具有良好的耐受性,且有害影响最小,更高剂量后,观察到丙氨酸转氨酶水平略有增加,而其他生物标志物则保持不变;在14天的NMN给药后,实验犬中NMN仅导致肌酐和尿酸轻度增加。

  因此该研究突出了NMN的安全性,为服用NMN提供了可能的安全剂量范围。

  刘南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短期毒性与长期慢性毒性方面,研究均证明没有副作用。“为了测试其安全性,我们课题组做过相关实验,给小鼠短期服用极大剂量、人体不能承受剂量的NMN,没发现任何副作用;在临床实验上,日本科研人员做过人体口服用量研究,观察未发现长期的副作用。”

  “实际上,NMN本就是人体自身能产生的代谢物,只是随着年龄增长而下降,所以应该不会有安全性问题。另外,从最早一批NMN品牌启动市场,到现在这么多年下来,我从来未听说过NMN作为膳食补充剂有任何形式的副作用。”刘南称。

  NMN在国内作为保健食品放开可期?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NMN已在国内具备一定市场,2020年我国NMN成分保健品市场规模达51.06亿元,同比增长34.87%,预计2023年后将以近70.25%的增速攀升至270.13亿元。

  中信证券表示,延长寿命作为人类终极问题之一,在全球经济增长和人口老龄化不断加重的背景下,市场关注度和规模持续提升,2019年全球抗衰老市场规模1900亿美元,同比增长8.3%。中国市场近些年保健品行业发展迅速,行业过去10年复合增速9.5%。根据测算,当前国内每1%保健品人口对应的NMN市场空间为304亿元,伴随未来抗衰老产品不断推广,行业远期市场有望达到千亿规模。

  尽管市场火热,但由于该物质在国内仍处于比较崭新的阶段,比起欧美、日韩等国家对此类产品的包容性,我国较为谨慎。此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排查违法经营“不老药”的函》明确限制在我国境内不可对(NMN)进行食品生产和经营。因此,国内的NMN概念股主要是从事NMN产品的原料制造和生产器械制造。

  2021年12月3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开《对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1067号建议的答复》中指出:目前,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作为食品原料的定位及安全性尚不明确,缺少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建议按照新食品原料开展安全性评估或明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NMN及相关产品在我国尚未注册保健食品,NMN作为保健食品原料条件尚不成熟,需要进一步加强监测和研究。同时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表示,下一步将会同国家卫健委、国家药监局等有关部门,支持NMN及相关产品的基础性研究,引导NMN及相关产品规范发展。

  刘南也指出:“与普遍认知不同的是,其实90%以上的NMN产能都来源于中国。但目前我国药监局未把NMN列入白名单,没有蓝帽子,所以我国的NMN生产商会将其出口到对其监管相对比较宽松的国家和地区,例如欧美、日本,以及我国香港地区等,在当地会包装成为一个品牌,然后再通过跨境电商卖回到中国来。”

  不过此次备案通过,则意味着相关领域的监管正在放松。

  尽管此次获得备案通过的NMN用途是化妆品相关,而没有可用于保健品、食品等信息。但上述专家均指出,庆幸的是,现在已经有所突破,目前能够用于化妆品,下一个阶段就很可能批准用于膳食补充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