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直销牌照+市场 会否成为未来直销行业主旋律

时间:2021-09-09 09:52 来源: 直销博客网 发布者: mr_shan 点击量: 1712

  八月上旬,安永国际与美商维善优的合作引发关注。有人指出,维善优是借壳安永登陆中国直销市场。似是武断的言论,其实不无道理。在中国政府暂停直销牌照发放的环境下,除安永与维善优外,理想与华莱、天美仕与新生命也在今年“牵线搭桥”地走到了一起。另外有信息提到,大溪地与爱睿希也或将“合体”。
  企业间的合作,通常是指不同的企业通过协议或其他联合方式整合优质资源,共同开发产品或市场,以获取整体优势的经营活动。而聚焦于安永、维善优,理想、华莱,天美仕、新生命,大溪地诺丽、爱睿希,它们的合作在外界看来,一言以蔽之的则是牌照与市场的互补,这是它们亟需的、对方又正好拥有的核心资源。

  安永、维善优
  安永(中国)原名为珠海保税区永健保健食品有限公司。2017年7月5日,商务部直销行业信息管理系统网站公示珠海保税区永健保健食品有限公司获得直销经营许可证信息。2018年6月20日,商务部直销行业信息管理系统网站发布珠海保税区永健保健食品有限公司重大事项变更调整信息:永健调整企业名称由珠海保税区永健保健食品有限公司变更为安永(中国)保健品有限公司。
  安永作为拿牌直销企业,却在获牌三年后的当下选择携手美商维善优,或许与其直销市场的运作状态不无关系。有信息指出:获牌之初,安永也曾尝试自己起盘、启动直销市场并开展过以香港直销商为主的市场活动。以现今眼光回望当初,其产生的效能应当是有限的。安永始终没能成功组建起一支活跃、稳健的直销商团队,且在后来的2018年、2019年接连遭遇“权健事件”、“百日行动”和新冠肺炎疫情。几经波折后,安永的直销路也愈发黯淡。
  与安永不完全相同,维善优在发展直销的过程中虽然也并非一帆风顺,但对于未来,其仍然充满了憧憬。
  据悉,维善优创立于2017年1月,总部位于美国犹他州。创始人Dallin Larsen(达林·拉尔森)拥有十分丰富的直销从业经验,创办维善优是其联合创办蒙纳维后的第三次创业。
  或许是看好中国市场的广阔前景;或许是受到届时维善优联合创始人兼亚太区总裁朱丹的影响;亦或许,两者兼有。在创立之初,维善优就与美国市场同步开启了中国市场的业务。据相关信息显示,维善优最初三年在中国发展得颇为顺遂,但在2020年,伴随朱丹的出走,维善优在大陆市场的运作便陷入了停滞。2021年下半年,维善优迎来新的转机与征程。曾在嘉康利、如新、优莎娜等多家外资直销企业任职过的、对中国直销市场熟悉非常的新任大中华区总裁黄海涛走马上任。
  “我与维善优创始人达林·拉尔森是旧识,都曾服务于优莎娜,双方有着基于长久而可持续的经营理念共识。”黄海涛曾如是表达。而对于维善优未来在中国市场的发展,黄海涛首要强调“合法经营”。他认为,想在中国长久合法的经营下去,“直销牌照”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鉴于此,安永、维善优的合作显现出充分的前提。“我们正在积极的收购国内的直销企业”。这是黄海涛在今年3月举行的一场招商会上表达的内容。作为外资企业,在目前中国商务部暂停发牌的环境下,想来对优莎娜、葆婴的模式不无考量,以收购中国本土拿牌直企的方式曲线获牌,或许是其理念中“保障合法经营”的重要一环。
  另外还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5月,周希俭曾携旗下平台viiva入驻安永(中国),并推出了社交电商新零售消费创业平台“viiva购”。届时,业界有声音指出,周希俭与安永的合作实质上是“借壳”。而此番,安永携手维善优,在外界看来,与一年前安永与viiva的合作并无二致,是安永的二次“借壳”。

  理想、华莱
  这边厢是云南,那边厢是湖南。同样的宜山宜水,同样的盛产国饮——茶。2021年7月,理想正式牵手华莱,理想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华莱大股东,占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东持股比例51%,张先枚与陈四连分别持股32%、17%。“云南普洱”碰撞上了“安化黑茶”。
  站在双方已经携手的既定事实上复盘此前的“蛛丝马迹”。2021年6月28日,华莱党委组织冷市、万隆两个党支部走进梅山文化园召开党史学习教育活动,并在梅山文化园董事长张青娥的陪同下参观园区及红色文化展示馆。此次活动,华莱特邀理想焦家良出席。
  2021年7月19日,“理想华莱”邀请媒体嘉宾在湖南安化召开媒体沟通会,梳理过往、展望未来。会上,理想华莱总裁张先枚表示:同样作为茶企,理想、华莱早有渊源,两家企业高层间也经常走动交流。他提到,早在2007年,理想科技就曾应安化地方政府之邀来洽谈合作,只是条件未成熟未能达成。2009年,华莱开始创业之旅。两家合作的“种子”也就此埋下。
  时间的冲刷、风雨的磨砺,理想和华莱在各自发展的征途中经历了不同磨炼。当初的“种子”到如今的生根、发芽,就像是机缘所至。
  2014年1月7日,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信息系统网站公示理想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获得直销经营许可证的信息。届时,理想将第42张、西部第1张直销牌照收入囊中。多年来,理想在直销行业的耕耘我们不难看到,但对于企业发展过程的困难,“局外人”还是难以言之凿凿。不过理想高层对此似乎颇为洒脱。理想华莱媒体交流会上,理想科技集团董事何文博士面对媒体“理想当下究竟遭遇了什么困境”的提问时回答:企业的发展就像四季,也像人生,总会经历高峰低谷,但只要想办法总会战胜困难。
  何文博士口中战胜困难的办法是不是“携手华莱”,我们不得而知。但从华莱过往历程却不难看出其对直销的热忱。2015年10月9日,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信息系统网站公示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申请直销的申明。而后,或因多方面因素影响,华莱获牌并不顺遂。如今,同样因商务部暂停直销审批备案工作,华莱获牌的可能性几乎归零。值得一提的是,企业申请直销牌照需同时满足多项要求。其中包括企业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 8000 万元;企业申请直销应提交其在指定银行开设的保证金专门账户凭证,金额为2000万元,保证金为现金。从一定程度上看,有意申牌的企业都具备一定的实力,且初心是愿意脚踏实地、规范运作的。
  正值理想华莱牵手,业界有声音如是评论:“华莱啥都不缺,就缺一块牌。”这从侧面反映出华莱市场的蓬勃,也或是两者“合体”的原委。

  天美仕、新生命
  2021年3月6日,新生命在台湾高雄巨蛋开展大中华区庆典大会。会上,一则重磅信息引人关注:新生命香港公司通过与中国大陆的获牌直销企业天福天美仕(厦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将在中国政府允许的范围内采用直销模式,在特定区域销售新生命香港公司授权的产品。
  关于此次合作,天美仕总裁陈福松谈到,未来两家公司会合作成立“天美仕新生命公司”。新生命公司创始人阿列克谢·戈登斯坦(Alexy Goldstein)表示:此次合作将有利于公司支持中国大陆的新生命家人与会员,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机会。
  经笔者了解,New U Life(新生命)是由Alexy Goldstein(阿列克西·戈德斯坦)在美国创建。2017年,阿列克西·戈德斯坦与现在的总经销商Joe Juliano找到直销渠道,正式启用“New U Life”公司名称及品牌,并发展直销业务。
  2018年、2019年,新生命进入发展快车道。2018年,仅SomaDerm一款产品,新生命就销售了50万瓶,创造出约6000万美元的销售额;2019年,新生命启用位于犹他州的新总部,积累经销商超过180000名。同时,不只满足本土市场的新生命开启了海外扩张。其第一个目标就是中国香港。
  为加速发展中国大陆市场,2020年3月,新生命开通跨境电商,将产品直接送到了中国会员的家门口,以更快的速率触达中国消费群体。
  但无论如何,想要以直销模式合规地发展大陆市场,还是那个绕不开资格——直销牌照。
  有着以茶文化创享生活之美愿景的天美仕成立于2009年10月22日。2013年5月底,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信息系统网站公示天福天美仕(厦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获得直销经营许可证信息。届时,天美仕成为我国第37家拿牌直销企业。
  据相关资讯显示,天美仕在获牌至今的近十年里屡屡陷于负面舆论。其中包括:2013年与维鑫系统团队合作而闹得满城风雨的“一企两制”;2019年与VV群智合作之后的涉传举报;2020年,推出NMN相关产品天美仕逆转因子综合蔬果压片,消费者送检后发声,该产品中竟不存在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全称)成分……
  泥泞中的天美仕焦急的需要转机。这一切,与新生命正好不谋而合。
  另外还值得一提的是,新生命的中国直销商曾对网信视点提到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新生命实际上是全资收购了天福天美仕,对外宣称的是合作形式。”

  大溪地诺丽、爱睿希
  大溪地诺丽、爱睿希的情况与上述“三对”企业略有不同。一方面,两者携手只是业界流传、揣测的,官方并未发布确切信息;另一方面,两者就算携手,“合并”一词或许也更为精准。因为它们有共同的母公司——新世纪公司。
  分别来看,大溪地诺丽于1996年在美国犹他州成立;2003年其产品获得欧盟新型食品证书,打开了欧盟市场;2005年,大溪地诺丽在广州设立大溪地诺丽饮料(中国)有限公司并于2014年获得国家商务部颁发的直销牌照。
  拿牌的顺利,没能延展到大溪地诺丽直销事业的发展中。或许是因为2015年商务部较为密集地发出了19张直销牌照,大溪地诺丽未能抢得优势资源;又或许作为外资企业大溪地诺丽在文化、模式、管理方式等方面在中国大陆“水土不服”。总而言之,在中国市场发展的多年里,大溪地诺丽表现平平。
  2018年12月,大溪地诺丽被新世纪公司收购。
  爱睿希林林总总的资讯有两点让笔者印象深刻,即“超强的开拓力”和“为牌照付出了10年努力”。
  据悉,爱睿希成立于2011年初,总部位于美国犹他州。在业务发展方面,爱睿希2015——2019年复合年增长率超过17%,业务深入到35个市场。在美国知名直销媒体《直销新闻》发布的“DSN2020全球直销公司100强”榜单中,爱睿希以2.3亿美元的业绩位居第35名。其中大中华区作为爱睿希重要的市场,2017年,公司高管曾透露,爱睿希在国内的业绩每月可达到8000万元。
  对于直销牌照。信息显示,爱睿希从成立之初就以中国为主要市场,2013年12月,爱睿希香港分公司收购天之源生物技术(天津)有限公司,而后又两次对其注资并将该公司更名为爱睿希(中国)日用品有限公司。有言论指出,这些举动是爱睿希致力打造国内生产基地从而满足申请直销牌照对生产基地的要求。
  2016年,爱睿希在天津着手直销牌照工作。但伴随权健事件的风波,在商务部暂停直销审批备案工作后,爱睿希和心中热切期盼的牌照无疑渐行渐远。
  2020年7月20日,新世纪公司宣布与爱睿希达成收购协议,同时,爱睿希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 Fred Cooper 加入新世纪公司董事会。
  一个有牌照,一个有市场,大溪地和爱睿希在同一个“屋檐”下神奇的互补着。这也不由得让人揣测,这是否就是新世纪公司先后收购它们的缘由之一。毕竟作为航母集群式的企业,收购合并、优化业务结构无疑是新世纪的拿手好戏。
  企业合法、合规地开展合作,整合彼此的优势资源,共享、共建产品、品牌与渠道,在笔者看来是不错的现象。毕竟国内数十家直销企业拿牌后也并非每每都能在市场如鱼得水,有的历经努力后仍然无法突破瓶颈、有的屡屡受挫心灰意冷,困顿的拿牌企业和受到申牌“限制”却干劲满满的无牌企业,若能规范的、良性地携手发展,想来也是极好。“牌照+市场”的合作方式,未来会否成为市场主旋律?相信无论答案如何,毋庸置疑的是,中国直销行业已然在不断的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