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劣迹斑斑的康力 靠“直二代+老炮儿”能翻身吗?

时间:2021-08-04 10:08 来源: 第一直销网 发布者: mr_shan 点击量: 1352

  2021年5月9日,广东康力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力)在北京召开战略发布会。会上,康力启动了全新的K+健康家庭战略、K89club以及健康家园项目。

  而在此前不久,康力刚经历了一场高层的更新换代,许瀞予之子郑少东正式接棒,成为新一任康力董事长。同时,在直销行业浸淫多年的职业经理人李延亮也加入康力,任执行总裁。 

  新高管、新战略,康力似乎即将迎来一个全新的开始。但,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曾经的康力,不仅被贴上了“山寨商务部”的标签,其所倡导的中医顺势也饱受争议。而就在去年,康力还因为“食品违法行为”被罚722万余元。黑料缠身的康力,真能轻易洗白么?

  简单粗暴的租牌敛财术

  2006年12月22日,康力获得商务部的批复,拿到了第14张直销牌照,也成为了第四家获牌的内资直销企业。这一年,康力刚好成立十周年。

  彼时,中国直销方兴未艾,作为首批拿牌的企业,康力可以充分享受行业重新起步带来的巨大政策红利和市场红利。

  不过,康力获牌后的几年,业绩并不算亮眼。

  根据直销百科网的统计数据,2009年至2013年,康力的业绩分别是1亿、1.5亿、2亿、2.8亿、2.8亿。而比康力早几个月拿牌的新时代,同期的业绩分别是14亿、25亿、34.3亿、36.7亿、41.8亿。

  明面上业绩平平,但暗地里,康力却利用手中的直销牌照开辟了另一条更为便捷的生财之道。

  2019年9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孙某灵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审刑事判决书》,这份判决书中的一份书证显示:广东康力医药有限公司与青岛东方亿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合作协议,证实2011年12月13日,双方签订协议并生效,广东康力公司授权东方亿家公司为其直销服务网店,东方亿家公司自2012年2月1日至2012年6月30日,每月付给康力公司30万元,以后每月付给康力公司不低于50万元。

  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

  《张甲、刘某某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2012年1月,被告人张甲挂靠广东康力医药有限公司,利用“康力健康每天网”进行网络传销活动。同年3月,该传销网络被山东省公安机关查处。

  《杨传学、王军等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2011年10月14日,王军取得广东康力医药有限公司授权,以“广东康利大连直销服务网点”、“康力瀚道国际部大连分公司”等名义,以销售广东康力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康力”)直销产品为名,在本市沙河口区设立专卖店及直销服务网点,进行虚假宣传,谎称销售上述公司直销产品,实际以虚高价格销售“丝白秀尔量子能量液”等多种其它产品。采取上述手段,吸纳购买一定数量产品的消费者为会员,通过高额的回报制度诱使会员发展新会员,在发展的会员之间形成一定的网络层级并从中获取提成。该案涉案金额达1000余万元人民币。 

  《秦某某等七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1年10月2日,多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广东康力医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广东康力医药公司授权多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以同案人王某某(另案处理)为首的多多系统,对外称康力多多(未注册)。多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电子商务范围内产生的业务,均按所产生积分(PV值)的5%向广东康力医药有限公司缴纳管理费。

  该网站被查处时,已收取会员费达6500万元左右。

  从2006年商务部颁出第一张直销牌照至今已经15年,现存的直销企业也不过89家。 

  正因这种稀缺性,在2012年前后,康力把直销牌照当成了疯狂敛财的工具,甚至后来获得直销牌照的几家企业,也曾受到过康力的“庇护”。康力由此收获了“山寨商务部”、“商务二部”的头衔。

  不仅如此,康力还主动吸纳传销团队。

  《(2013)兴刑初字第147号被告人黄瀚德、赖振球、方声旭、蒋锦萍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兴宾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1年6月份,被告人黄瀚德创建“向日葵”传销体系后,与广东康力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力公司)协商,将该传销体系以康力公司“向日葵”传销体系运作,双方签了合作协议书。2012年3月8日,黄瀚德将“向日葵”传销体系经营权转给康力公司,该体系的运作仍由黄瀚德团队经营,康力公司拥有经营额的82%,剩余18%归黄瀚德团队,康力公司负责支付产品的成本、会员的返还等费用。康力公司接管“向日葵”传销体系后,至案发,该体系又发展会员购买产品1.3万人次,涉案金额约人民币7000万元。

  一个月30-50万的租赁费,签一份协议便可轻松到手,可以说是无本万利的生意。更遑论上面的案子,哪一个不是动辄千万上亿的涉案金额。甚至,还有更多的案件,并未浮出水面。

  对康力来说,那一纸牌照,是简单粗暴的敛财术、是租牌挂靠的保护伞、是非法传销的遮羞布,唯独不是合法直销的许可证。

  吊诡的是,合作方屡屡被以传销论罪,康力却每次都能“独善其身”。足以见得,康力已经把阳奉阴违的本事修炼得炉火纯青了。

  《蒋某,刘某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审刑事判决书》中的一份证据显示:广东康力医药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直销经营许可证》、《直销员计酬制度》等证明,该医药公司是一个合法且具有直销资格的企业。但其直销人员的计酬方式明确规定了是通过产品销售折让和资金来提取,而非通过发展人头的方式计取。

  “一个合法且具有直销资格的企业”,实在讽刺至极。

  饱受争议的顺势疗法

  不久前,刚成为康力掌舵人的郑少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前,中医顺势一直是康力的标签,未来,健康家庭会成为康力的新标签。让企业文化感染到更多人。”

  公开资料显示,“顺势疗法(homeopathy)”在18世纪由德国医生塞缪尔·哈内曼提出,通过高度稀释引发病症的物质,从而制成药剂,可以简单理解为“以毒攻毒”。

  尽管顺势疗法的原理始终缺乏科学依据,但是这并不妨碍它大行其道。近年来,因为缺乏有效监管,顺势疗法这种舶来品被国内很多公司包装成具有神奇效果的治疗手段。

  康力正是这其中的一员。康力将顺势疗法这种舶来品进行了本土化改造,提出了“中医顺势”的概念。

  一份打着康力logo的公开资料宣称,顺势疗法“对慢性疾病、传染病、外伤、癌症、艾滋病、不明原因的疑难病等均能产生显著快速的疗效、温和地、永久地治愈病人”。

  这份宣传材料还显示,康力银杏产品的功效包括:

  调理心脑血管疾病、调节神经系统疾病、改善老年痴呆、促进造血功能、对各种肝病、糖尿病具有显著的调理、根治作用。 

  而康力普洱茶产品则被宣传为具有“降脂、减肥、降压、防癌、抗癌、养胃、护胃”等诸多功效。

  顺势疗法真有这样的神效么?

  2015年,南方周末发表的一篇报道显示,澳大利亚国家健康和医学研究委员会开展了针对顺势疗法的研究,一共总结了225个临床研究,结果发现“现有证据显示顺势药物未能对任何疾病产生疗效”,“没有高质量的,良好设计的,拥有足够参与者的临床试验提示顺势疗法能产生优于安慰剂的效果,或者产生优于其他传统疗法的临床疗效来”。

  因此结论是:“澳大利亚国家健康和医学研究委员会认为顺势疗法对任何疾病都无效。顺势疗法不应用于治疗任何慢性、严重的疾病,否则会适得其反变得更加严重。选择顺势疗法的人如果因此拒绝其他有良好证据支持的治疗手段,就可能置自己的健康于风险之中。”

  据公开报道,2006-2016年间,FDA收到超过370名使用过顺势疗法产品的孩子的不良事件报告,还有8名儿童不知原因的死亡。

  2018年3月,法国124个医生联合签名在《费加罗报》发表公开信,表示反对顺势疗法。他们认为这些治疗方法没用、危险,并且花费巨大。反对者指出,这些“假药”、“假医生”导致的负面疗效远不止“无效”,甚至可以导致“危险”。

  而通过搜索发现,因选择康力顺势疗法而拒绝其他治疗手段最终将自己的健康置于风险之中,这样的例子确实发生过。

  2018年8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俞涛、胡晓娥等与桐庐微霸顺势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原告俞涛的父亲俞晔鸣患有糖尿病,因停药吃方德忠的保健品引发并发症并最终导致癌症。方德忠又称服用他的保健品和广东康力医药顺势医学专家组的特配药,保证可以根治俞晔鸣的癌症。但是前后花费近20万元,俞晔鸣的病情却毫无起色,最终癌症恶化死亡。

  判决书显示,在法院确认的诸多证据中包括“康力公司会员订货网站网页打印件1份”,可证实被告确实是康力公司的会员。此外,在法院因与本案事实无关而不予认定的证据中,有一份补偿协议书,系康力公司与原告达成的补偿协议。

  康力在补偿协议中称:“广东康力医药有限公司仅面向市场提供保健品,并不提供治疗药品,方德忠行为与该公司无关。”

  矛盾的地方就在于此,若真如协议中所言,康力为何要赔偿?这样的行为,难道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2018年,浙江在线还报道过一起因顺势疗法导致的消费纠纷。一消费者因患有腰椎间盘突出,到“康力”门店购买了一个疗程的“顺势疗法”产品,包括外用的“隐形针灸贴”和内服的“灵芝胶囊”“银杏胶囊”“五谷粉”“普洱茶”等,总价共38000元。但外用的“隐形针灸贴”用了20多天便疼痛难忍,不敢再用。

  诸如此类的案例,或许正是康力急于撕掉自己“中医顺势”标签的原因。

  但更令人担忧的是,康力的产品还存在着严重的食品药品安全问题。

  2016年6月,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撤销GSP认证证书公告(2016年第10号)显示,因“企业未按批准的许可内容从事药品经营活动”,严重违反《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规定,广东康力医药有限公司药品物流配送中心被依法撤销《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其信用等级也被评定为“严重失信”。

  最终,该药品物流配送中心于2017年9月被注销。

  然而,康力并未就此改过自新。

  去年底,在全球严防新冠病毒、食药安全受到空前关注之际,康力却因“食品违法行为”被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超722万元。

  根据天眼查的查询结果,康力的“处罚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2018修正)第九章法律责任的第一百二十五条,该法条涉及的违法行为包括:

  (一)生产经营被包装材料、容器、运输工具等污染的食品、食品添加剂;

  (二)生产经营无标签的预包装食品、食品添加剂或者标签、说明书不符合本法规定的食品、食品添加剂;

  (三)生产经营转基因食品未按规定进行标示;

  (四)食品生产经营者采购或者使用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原料、食品添加剂、食品相关产品。  

  康力的企业使命是“为健康而努力”。但是,连最起码的食品安全都无法保障,健康该从何谈起?康力又如何去打造所谓的健康家庭新标签呢?

  结语

  直销到底应该是什么样?也许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不同的答案,但小编以为,最起码不会是康力这样。

  而这一次,直二代+直销“老炮儿”的组合,能否让外界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康力?我们且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第一直销网将持续关注!